从笛卡尔到解决问题

笛卡尔的方法论可以概括为四个步骤:

  1. 永远不接受任何我自己不清楚的真理,就是说要尽量避免鲁莽和偏见,只能是根据自己的判断非常清楚和确定,没有任何值得怀疑的地方的真理。

  2. 可以将要研究的复杂问题,尽量分解为多个比较简单的小问题,一个一个地分开解决。

  3. 将这些小问题从简单到复杂排列,先从容易解决的问题着手。

  4. 将所有问题解决后,再综合起来检验,看是否完全,是否将问题彻底解决了。

前日坐高铁,上车后发现旁边座位有本杂志,拿起来一看,原来是《商界》,读高中的时候几乎每期必买,做高铁也是百无聊赖,于是拿起来看,里面有一张讲的是恒大的案例。恒大夺冠,前段时间是沸沸扬扬,刚好杂志里里面说到恒大许家印的故事,读起来饶有趣味,也颇多启发。里面有一经典之处在于许家印在钢厂工作的时候确定的上班打瞌睡的标准为身体展开为150°,当时读起来便觉得十分震惊,再继续往下读,结果发现恒大从工作的方方面面进行的总结多达万余条,便更是震惊!

昨晚在多贝上学习,谈及笛卡尔的方法论,大体而言,只说到“分而制之”,以前也有所耳闻,但也只是有此概念,并未感觉有什么特别之处,但一经发散,再联想到恒大许家印的故事,便觉得自己暴殄天物了。

工作许久,发现工作中并无太多大道理,往往平凡无奇,或许听得多了,更觉得只是废话,毫无指导意义,更无半点建树。昨日,听一人侃侃而谈,虽只是旁听,但已觉得十分厌烦。绕着圈子讲许多大道理,动辄中国市场,全球经济,时代趋势,听着只觉得浮夸与可笑,未到高处,却去思量这许多,如同温饱不及之人论台海局势。若是温饱不济,则去思量温饱问题,抬头看路,脚踏实地才好。

之前对自己有言——求真、务实,现在想想,当时也只是概念,没有真的去执行,去达到某个具体的结果,求的什么真,务的什么实。道理多半是脆弱的,不去执行,没有结果,等同于不知。当真正去做了事情,把一件事从混沌的状态中条分缕析,即分解为小问题,然后一条一条解决,把过程标准化,在执行的过程中逐步优化,到了一种谁人都可以拿去执行的地步,才算是有了效果。由此引申出另外两个名词——精进、专注。当如此去做了,做到了,才觉得自己真的知道了何谓求真、务实、精进、专注。

把笛卡尔的方法贯彻在现实的问题中,当解决了问题,得到了想要的结果,才算是真知。工作中用此方法,觉得效率倍增,很多问题被分解之后,变得迎刃而解,再进行综合,果不其然,问题解决。

虽然依旧在探索阶段,但觉得十分明朗,觉得自己找到了钥匙的胚体,可以打磨成任意的钥匙,去开想要开的门。刚刚在亚马逊上下了单,笛卡尔的《谈谈方法》。再好好学习一下。

道理多半是并无新意的,执行了,做到了,道理也就成了事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