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瘾

烟草上瘾、槟榔上瘾,以及其他的上瘾,第一次的体验并不美好,但人还是会去学习上瘾。

人的大脑有自己的一套奖赏机制,烟草或槟榔,只是模拟了某种可以让人感到愉悦的东西,然后我们的奖赏区域不分青红皂白地进行奖励,随着这个过程的持续,人本来的奖励机制其实已经变弱了,当这种刺激消失,变弱的奖励机制让我们感到难受,告诉我们需要更多的刺激来平衡这种奖励机制。所以,那些开始让我们感到愉悦的东西,反而降低了我们的愉悦感,对它们的依赖,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在奖励机制失衡的情况下感到痛苦。

其实,我们根本不需要它们,我们需要它们的唯一理由就是,之前对它们的需要,造成了我们大脑奖励机制的弱化,需要依靠它们来达到新的平衡,而正是它们的存在,才导致了这种不平衡,非常简单却又奇妙的机制。无法戒除瘾症的人,不过是很难去忍受短暂的戒断反应。

让我们上瘾的东西,最开始确实能带来一些愉悦,慢慢地,它们成了我们维持原有愉悦感的必要,其实,我们并不需要它们就可以维持原有的愉悦感,摆脱它们所带来的成就感和愉悦感,也许更胜于它们在最初带来的愉悦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