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随笔

聪明地看新闻

人在进化的过程中,对于新信息的好奇心总是过于旺盛。远古时期,知道或者不知道某些信息可能带来的是生存或者死亡,而如今,人似乎并没有进化得更好一些。无用的信息轰炸,已经成了大脑的肿瘤。除了我们的感官直接获取的信息之外,其他所有信息均是我们间接获取。无论是直接还是间接,信息总是有源头、传播途径和接收处理的机制。我不打算写直接信息的获取。我只想单纯地写关于新闻的信息。

新闻内容,无论文字、音频还是视频,经由纸媒或网络或电视呈现在我们面前时,已经经过了一道加工程序,这些加工程序的存在,或多或少地便改变了信息本身。

在信息整理的过程中,信息会被分门别类、会被厘清关系、会被加入具有导向性的词汇、会被选择性收录,甚至会被整理出错……在这个过程中,信息可能就已经不是它本来的样子了。这些整理者本身有其局限性和利益所在,让一个不懂化学的记者去写一场化学事故,可能错误百出,记者为了自己的名气可能夸大其实以引发争议,网站编辑为了自己的点击率,可能“标题党”。信息的来源已经是充满不确定了。

在信息传播中,传播信息的媒体有其本身的利益所在,比如有其政治倾向,有追求收视率或点击率的商业需求,往往会在研究了人性的特点之后,对其传播方式进行各种“优化”,以达到其目的。“标题党”、新闻推荐、暴露的美女图片……条条针对着大众心理来设计,读者往往也就看了很多被设计好的信息。

作为信息的接收者和处理者,首要考虑我认为应当是“是否需要”,看新闻是很多人从小的习惯,可以大小事,了解世界在发生的变化。但我认为,多数所谓新闻并不必要!现在在看的一条新闻,可能是永久性地无任何意义!而绝大多数新闻都具备这样的特点!

而我要聪明点看新闻,我要看政府与社区公告类的新闻,因为它们和我的生活息息相关;要看所属行业类新闻,它们让我知道这个行业在发生着什么样的变化,看前沿新闻,我可以知道世界可能会发生什么。除此之外,貌似我不再需要看什么新闻了。不想为了它们的商业利益,把自己变成一个流量发生器,而是利用它们的商业利益,把它们变成自己的信息获取工具

上瘾

烟草上瘾、槟榔上瘾,以及其他的上瘾,第一次的体验并不美好,但人还是会去学习上瘾。

人的大脑有自己的一套奖赏机制,烟草或槟榔,只是模拟了某种可以让人感到愉悦的东西,然后我们的奖赏区域不分青红皂白地进行奖励,随着这个过程的持续,人本来的奖励机制其实已经变弱了,当这种刺激消失,变弱的奖励机制让我们感到难受,告诉我们需要更多的刺激来平衡这种奖励机制。所以,那些开始让我们感到愉悦的东西,反而降低了我们的愉悦感,对它们的依赖,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在奖励机制失衡的情况下感到痛苦。

其实,我们根本不需要它们,我们需要它们的唯一理由就是,之前对它们的需要,造成了我们大脑奖励机制的弱化,需要依靠它们来达到新的平衡,而正是它们的存在,才导致了这种不平衡,非常简单却又奇妙的机制。无法戒除瘾症的人,不过是很难去忍受短暂的戒断反应。

让我们上瘾的东西,最开始确实能带来一些愉悦,慢慢地,它们成了我们维持原有愉悦感的必要,其实,我们并不需要它们就可以维持原有的愉悦感,摆脱它们所带来的成就感和愉悦感,也许更胜于它们在最初带来的愉悦感。

开学

九月初一,家里的小子早上一起床就要正式去上学了,昨天去学校报了名,交了作业领了书,听说还有所谓“训话”,几十年的范例了,好比一个仪式,让大家心里都知晓,再也不是假期了,而是要回归到校园生活了。我家的小子,貌似并没有什么概念,照样和小伙伴们疯玩,照样和我们一起操心一日三餐吃什么,最大的不同可能就是每天有两个时段不在家,每天要花时间完成作业。

回想自己的开心,也大抵如此。每次放假前,心里多少有些放松和期盼,假期刚开始的一周是从规律生活中解脱出来的那种“自由”,之后的生活,还是每天有作业要完成,如果有几个要好的小伙伴一起,无论什么,都能开心的度过一天,若是感到无聊,甚至会怀念学校的生活,巴不得赶紧开学。开学后的生活,总是比假期规律很多,但是也只是作为一种生活去过,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对于学习本身,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每天学习,不会问问什么,也不会去想有没有用,只是去学习。长大一些之后,对于学习开始有了自己的态度,有时候觉得背诵顾问是一件极其无用又费神的事情,但是又无可奈何的必须要背,慢慢地,考试的重要性越发凸显,似乎学习是为了考试,而不是其他的什么,很多人这时候已经半放弃了或者是认了。应试教育,给了所有人一个公平竞争的平台,同时,它也让许多人忘记了学习的初衷。

周围的很多人,一旦走出校园,几乎便不读书了,宁肯花上几个小时喝心灵鸡汤,也绝不肯抱着专业的严肃书籍看上一分钟。即使读书,也只是因为功利目的。即使功利,也是好的,学习这件事,要么快乐,要么有用。

多数时候的学习是并不快乐的,如果要背下一些东西,就必须不断地去重复,这个过程,丝毫称不上快乐!然而,学习就是这样一个过程!优秀的钢琴家,需要数年甚至上十年的时间,每天练琴几个小时,学习本身就是一个重复的过程,不断重复、重复、重复,把那些陌生的东西,不理解的东西,在一遍遍的重复过程中,强化在大脑里,让大脑记住它、理解它。学习的本质,无非就是模仿。在这个过程中,其实也是可以很享受的,可能只是几个节点,比如,经过一个月的练习,终于能够完整的弹奏《献给爱丽丝》。这种时刻,可能是一种恍然大悟,可能是以前做不到现在能做到的成就感……当然了,如果把学习的过程作为满足好奇心的一种经历,其实是可以保持持久的快乐的。从未知到已知,从不能到能,每一点学习,都是一个变好的过程,这本身就是很让人开心的。至少,我一直是这样感受的!

自从离开校园,便再也没有了开学的概念,只是去过另一种生活。家里的小子开学的日子,其实给了我一点感悟,不用别人,我们自己可以给自己开学,开学意味着更规律的生活,意味着学习更多新知识,意味着偶尔跳出规则后的加倍的快乐,意味着接受系统的教育方式,意味着要做一个全面发展的人……这些所有的意味,只需要任何一条,都可以成为自己给自己开学的理由了。只是没有了他人的管束,便需要一些自律了。靠意志力、靠单纯的自律,是永远无法持久的。好比汽车,点火时需要外部电机让发动机转起来,其后,只需要踩油门,车就能跑起来了,而不再需要电机介入了。开始去做的时候需要特别的自律,让自己的行为成为习惯,之后便只是遵从习惯而已了。

今天,我也开学了^_^

瑞星这个臭流氓

作为一个没有受过良好教育的人而言,在抱怨吐槽一件事的时候往往会想当对方的长辈,或者直接对对方进行智商和道德上的攻击,或者直接诅咒对方的后代会出现一些不和谐的事情。今晚,我居然把三招都用绝了,不得不感慨自己受教育程度低下,更不得不感慨流氓的功力之深厚。

用电脑这么多年来,我几乎从来没有因为病毒而遭受过什么重大的损失,但是今晚我遭遇了此生迄今为止最为强大的病毒。它的特点是:在我不知不觉的时候安装到我的电脑,然后我用尽官方给的办法和民间各种方法都无法删除它,即使这次删除了,下次开机又自动安装上去。就差重装系统了。

在很久之前,我听到关于瑞星的很多负面新闻,便让我对它退避三舍,从来也没有安装过它。没想到不去对付流氓的人最终也会遭遇流氓的毒手。想瑞星作为一个杀毒起家的公司,对病毒的研究不可谓不深入,不过更让我佩服的是它们活学活用的本领。

我的电脑是我的,我对它拥有最高的控制权,我可以决定自己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而不是其它任何东西帮我决定我该要什么不该要什么。如此想来,流氓多半是相似的(请自觉联想)。我不乐于被恐吓,不乐于接受其它任何东西在我的电脑上为所欲为,但是这不是流氓的套路,以这种套路来对付流氓,多半只能落得个“乱拳打死老师傅”的下场。流氓有流氓的逻辑,那是流氓逻辑。它的逻辑是,我的是我的,你的还是我的,不是你说你的是你的就是你的,而是我说你的是你的,其实是我的。

关于一众国产软件的流氓行为,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接触GNU/Linux之后,我已经尽量采用开源软件了,让人觉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用着舒心,用着放心。俗话说“明枪易躲暗贱难防”,在经历了国内一众软件的洗礼之后,算是深有体会了。我要下个视频转换工具,你让我下个莫名其妙的浏览器或杀毒软件,我只要看看一个网络的信息,结果你放个javascript在整张网页上,让我点了广告你好卖钱。当钱在心中时,节操本来就不多了,如此掉下去,恐怕得负数了。不过中国人的耻文化真真是极好的,只要人们不知我是谁,不知我做了什么,那么装装高人也是可以的。似乎重要的不是做了什么,而是是否被人知道做了什么。

鉴于此事的教训,我决定痛定思痛!其实更像是促进我来思考自己要用什么样的软件。

软件是工具,工具被发明来都是帮助做事的,重心在要做的事情上。在软件的选择上,现在一般自己会用GNU/Linux的发行版,虽然有很狗血的输入法,但是有一个超好用的终端。至于在windows下用,所需不过是办公绘图软件,再就是网银了。其实多半情况下不过是在浏览器里操作,有个chromium就得。那就再说说自己知道的一些好软件吧。

windows平台:

  • sumatrapdf 开源的pdf阅读器

  • 小狼毫输入法&谷歌输入法 前者开源免费,后者干净整洁

  • libreoffice & ms office & wps office ms office已成事实上的业界标准了,没办法

  • photoshop 事实上的最强大的图像处理工具了,没办法

  • chromium & firefox浏览器 两者都开源且免费,拥有众多优秀的扩展和插件

  • gvim & notepad++ 文本编辑利器

  • VLC & mplayer 视频播放工具,开源免费跨平台

  • 迅雷离线

GNU/Linux平台:

  • 中州韵输入法 开源免费

  • chromium & firefox浏览器

  • zsh 我所用过最强的shell,有它再无所求

  • vim 编辑利器,包括此文也是在vim下写就

  • VLC & mplayer

  • 迅雷离线

如此看看,自己对软件的需求是真的不高啊,用的基本上就是固定的几个软件而已,因为要做的事情也并不广泛。

和流氓动气是很不好的!

另:拒绝瑞星,从我做起!珍爱生命,远离瑞星!瑞星这个臭流氓!

附注:到这篇文章结束,我依旧没能卸载了瑞星这个病毒,而且,我在此上浪费了超过5个小时的时间。于是我决定重新安装系统,并且永远不再使用瑞星的任何产品,对国内的一众软件的使用也要慎重,优先选择开源软件!

与那只猫的没有谈话的早晨

按照惯例,我还是要去那家汤粉店去吃一碗汤粉,按照昨天的看法,我是不想再见到那只猫了。就连我自己也不明白,我为什么不想再见到那只猫,也许是它对我爱理不理的态度让我有些懊恼,可能是一种称之为挫败感的东西,也许它的无所谓的人生态度让我看到了自己,而这是很难去面对的,也许是它混吃等死的态度让我想到了周围的太多人,而我已经不愿意去面对这种态度了。总之,我是再也不想见到它了,仿佛与它有不共戴天之仇,但事实是,我依旧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愿再见到它。

洗漱完毕,喝了一大杯水,这是在大学时期养成的习惯,室友的父亲得了肾结石,然后医生给他父亲的建议成了他的准则,我们也去遵守了。拿上几块钱和手机就下楼去了,手机仿佛成了一种必要的癌症,这多少让人感到有些不安。

在汤粉店前点完汤粉,这次我特别声明了要河粉,为了显示出我有跨地域的情怀,于是又到附近的油条店去买了一根油条,自己拿起袋子装了一根,然后在一个桌子上放了一枚一元的硬币就走了。今天有点早,吃粉的人不多。当我决定不要再见到那只猫的时候,为了确定我不会见到它,于是我进行了一番搜寻,结果便是,我本不会注意到它,变成了我又见到它了。再次见到它,让我感到十分沮丧,而搜寻它的这个行为变得也十分愚蠢。为了不引起它的注意,我没有选择与它对视,但是它发现了我,朝我走过来,余光这种东西的存在在此时显得何等没有必要,但是我已经决定不再感慨自己作为一个愚蠢人类中的一员的失望,我朝那只猫看了过去,今天的它显得精神很好,还专门朝我“喵”了一声,我感到受宠若惊,同时是更强烈的失望,原来我更乐意去忍受它那种漠不关心和爱理不理的人生态度,当你在给什么贴上标签的时候,是不希望自己贴错了的,我本来想保留对它的偏见,但是这种强烈的失望也引起了我的好奇,于是我很自然的也跟它打了招呼。

此时,我正吃着买的油条,味道很好,过油的表面是酥脆的,又没有油炸产生的糊味和气泡,里面是刚好熟的节奏,没有油腻的感觉,只有面粉所带来的清凉的芳香和那种酥脆以及柔软所构成的味道。和它打完招呼后,我就不想再理会这只猫了。但是它来到了我的脚下,作为一个受过五美四好三热爱的不爱国青年,也作为一个旨在不传播正能量的人,我还是从这油条上撕下一点给它吃,但是我并没有被这种行为所感动。它吃的很快,比我吃得都快,这让我感到不满和挫败,于是我又撕了比刚才大一点的油条给它,为了证明我可以吃得比它快,我咬了比我撕给它的小一点的油条,于是也开始嚼了起来,它吃完油条后就会抬头看着我,而这次我确信我赢了,因为它抬头看我的时候,我已经在嚼第二块的,这个比试让我的小宇宙获得了一些正能量,于是我决定奖赏它一下,又撕了一点给它,这次给它的大概有整个油条的四十分之一。

我点的汤粉端上来了,但是我叫住了老板,执意要现在给钱他。掏出了一张五块的人民币和一枚一元硬币给了他。对于十块钱以下的饮食消费,我向来乐意在吃完之前就把钱付了,这样,在吃完以后,我就可以潇洒的离开了,给人一种吃霸王餐的感觉,这种潇洒的感觉让我感到惬意和舒适。当我开始吃汤粉的时候,我就决定不再理会那只猫了,于是我开吃了,今天才发现,飘在汤面的应该还有芹菜杆,这是我之前一直都无法确定的东西。我没有看到那两只小猫,于是我决定把猪肝全部吃完。不一会儿,就吃得差不多了,期间我看了下那只猫,它趴在我坐的凳子后面,四处张望着。

吃完粉之后,我就迫不及待的想离开了,广东夏日的早晨,即使只是吃一碗汤粉,也会出许多汗。这次,我打算不再跟它道别,甚至不再想多看它一眼,尽管我们有了许多的交流,但是我还是决定不道别就离开,只留给它我潇洒离去的背景,让它在莫名其妙和纠结中完成自我的救赎,我突然又觉得自己的行为伟大了,为了让它成长,我要表现出无情,我要对它尽情地伤害,这是一种怎样的牺牲,也许有一天它甚至还会感激我,因为我很清楚地知道,以一个好的动机去做的任何坏事似乎都能被合理化,带着这种圣人的情怀和王八蛋的逻辑,我转身离开,就像我上一段写的那样,吃完饭擦擦嘴拍拍屁股走人,有一种吃霸王餐的豪气,再带着那种情怀和逻辑,在太阳的照射下,我踏上的回家的征程。不到一分钟,我到家了,想着那只猫,心里默念着“愿你一切都好,祝福你!”带着摆脱它的喜悦、自私得逞后的满足、自以为是的高尚以及可以忽略不计的内疚,我在心里这样默念着。

想起了很多年前,一位朋友给我带的一种叫“好猫”的陕西香烟。

与一只猫的早餐谈话

带着疲惫和倦意,在太阳还不太毒辣之前,我打算下去吃点东西。

已经记不清是第多少次在这个地方吃早餐了,照例点了一份汤粉,并一定要特别声明,要细粉,对于一个来自吃面为主的地区,区分粉的种类是个体力活。点了粉之后,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开始摆弄手机。不过我也注意到,在我的脚附近,有一只棕色的猫,它旁边还有两只体型偏小的猫仔,我朝那只猫看了过去,它与我对视了一下,然后漠然地转过眼睛,似乎在寻找些什么。它慵懒地坐在地上,偶尔移步,从容不迫,那两只小猫则在附近的地上走动,嗅着地上的东西。我又开始盯着那只大猫,由于喉咙不舒服,咳了一下,这引起了大猫的注意,它再次看向我,我们再次对视,这时我张嘴了:“早晨”,它慵懒地回了句“早”就又保持了之前的姿势,这让我感到一阵尴尬,于是我又突兀地问了一句,“这是你的两个孩子?”,它点点头,“嗯”,我又问了“孩子他爹”呢,这时它沉默了一下,带着叹气的口吻说道“谁知道那死鬼去哪儿了”,这时,我发现可以继续交流而不会感到尴尬了。我问它,“那,自己带它们两个不容易吧”,她还是那副固有的语调“反正就这样过着呗,它们也长大了些,能自己觅食了,不劳我操什么心了。”,我接着这茬道“每天都这个点在这儿找吃的?”,“也不是,偶尔在这边而已”,“哦,那也难怪,之前在这儿都没遇着你”,它听过,带着丝丝嘲讽的语气“像你们这样忙的人,是不会注意到我们的,我们存在也好,不存在也罢,对你们根本无所谓,只是自己奔命要紧,大家都这样。”,说完之后,又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朝其它地方看着。听完它的话,我感到了窘迫,但是又无法否认它说的事实,而我又不乐意把那些要乐观要坚强要有希望的正能量说给他听,于是我开口道“对呀,大家不都是这样过日子嘛,活下去,活好点才打紧”。它听后默不作声,眼睛四处看着,两只小猫依旧在地上走动,寻找着可能存在其实根本不存在的食物,这让它们感到一种希望,或者说是一种可以让它们迈开步伐的念头。

我点的汤粉端上来了,还是熟悉的味道,味精放太多的味道。我抽了双筷子搭在碗沿上,拿起勺子喝起了汤。有点烫,汤上飘着细细的葱花,油也一小滴一小滴地散落在汤面,处理过的猪肝和猪肉盖在粉上,顿时让人有了食欲。我吃了几口,感到开始发汗,广东的早晨是桑拿的预演。这时突然想到桌下的猫,于是把一小截肉肠扔在了地上,小猫们都没有注意到,我失落地摇了摇头,继续开始吃起了我的粉。但是总感觉它们的存在让我陷入了一种不该有的困境,不给它们吃,我良心不安,给它们吃,我自己要吃不饱了,最后,作为一名拿了个假高级吃货证证书的吃货,我表现出该有的漠不关心,开始大快朵颐。就在我吃粉的过程中,陆续来了更多的人,提着菜的老大妈在和其他的大妈们谈笑风生,我坐在那里显得too young too simple,不过我并不在意,因为我的在意毫无意义,或者说,我根本没法在意。继续吃我的粉,偶尔抬头看着去上学的小孩,默默感慨着:年轻真好。作为一个25岁的大叔,我想自己有足够的资格在上幼儿园的小朋友们面前这样说了,只是想到我谈的女朋友数量可能还不及一个5岁的孩子,心里有点怆然,于是我挖了一勺辣椒,放在粉上,一口吃了下去,想借此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却发现这破坏了汤粉本来的味道,不仅开始怀疑我拿的吃货证真的是假的。

吃到后来,我开始有点吃不下了,想做做好事,喂下这些猫,当我低头看刚才扔下的粉丝,已经没有了,不知是哪个猫吃的,大猫依旧坐在那里,不过我发现,她盯在一处。顺着大猫的目光看过去,是一个大妈买的小笼包,只见那大妈谈笑风生太过投入,提着的东西已经慢慢快垂到地上了。这时只见大猫蹑足走向小笼包,用右前爪子开始轻轻划开装小笼包的塑料袋,一下又一下,看着口子大了起来,就在它要扒拉出一个小笼包出来的时候,被大妈发现了,大妈迅速提起袋子,可是这是猫的爪子还耷拉在袋子上,这一扯,一个小笼包滚了下来,沾了些地上的赃物,而这猫迅速跑开了,这位大妈抱怨了几句,走开了,过了足足有一分钟,这只大猫才回来,叼起这个小笼包走到我身后的一个地方开始吃了起来,在它叼走小笼包的时候,我们又对视了一下,它还是那种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既没有任何的难为情,也没有任何的自豪,仿佛这一切都是常态。妈妈教育我,不要在别人吃东西的时候看着,想起了这条家教,我把目光转移到了我的碗里。刚刚一直留着两块猪肝没吃,这时我把猪肝扔在了地上,一个小猫一块,当我扔第二块猪肝的时候,大猫又出现了,我和它对视了一眼,它还是那种眼神,漠然。它也并不去看两只小猫吃东西,还是那样坐在地上,四处望着,仿佛这所有的都与它无关,而它关心的似乎只有可能是它的食物的东西。

吃完了,我要走了。起身跟它道了声拜拜,它看也没有看我,保持着之前的一切。也许,我这样的人它已经见了太多,我也只是匆匆过客,也许,我的道别与否都无关紧要,也许,它在想着其他的事情,未曾意识到我的道别,就这样,它看也不再多看我一眼,也不理会我的道别。

走在回家的路上,有个念头愈发强烈:我再也不要见到这只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