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感悟

信息狂潮之下

由于人类的生理特征和物理限制,信息一直以来都是稀缺品,信息不对称可以获取极大的优势,现在依然可以,当然都是建立在——信息是有用的——这个前提上的。

科技在进步,人类的文明在发展,产生的信息数量、得以被保存的信息、获取信息的便利程度以及信息的传播范围都呈指数级增长,而人类长久以来进化的对于信息价值的判断能力并未随之增强,由是带来的干扰问题,已经开始对本人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好比我只需要特定频率的信息,但是此频率附近的信息会造成干扰,或者造成频率不自主的切换。于是,我决定自己制定信息的获取及筛选原则,并进行完善。

关于信息

  1. 获取信息是手段,应用信息是目的
  2. 获取信息应是主动行为
  3. 对于获取到的信息,应有一套筛选机制
    1. 信息是否有用
    2. 信息的真实性考察(包括来源、多视角……)
    3. 信息在知识树的位置(前提是建立相关的知识体系)
  4. 管理信息
    1. 信息的分类、整理
    2. 信息的存储
    3. 信息的应用场景

关于实操

  1. 学习搜索引擎的使用

    • 学习获取信息的手段,以此来更高效、准确的获取信息
    • 信息的获取来源可以非常广泛,对于收费信息可以多一些关注
  2. 获取信息之前,明确目标、制定计划

    • 明确获取信息的目的,一旦达成,立马停止
    • 将目的具体为可一条条执行的计划
  3. 排除干扰,拒绝信息贪婪,作为分支存在

    • 排除掉那些用处意义不大的信息,重复性的信息只保留一份或做整理后保留
    • 对于暂时不需要的信息,毫不犹豫地进行舍弃,不保留、不贪婪
    • 建立知识树,将之作为枝叶挂在上面
  4. 以知识树为框架,以应用为目的,要便于获取

    • 知识树的建立,保证了不必要的信息的不存在
    • 每条信息都标注其适用范围,保证其作用
    • 在线存储,不丢失,获取方便

关于信息狂潮下的自保

商业行为的背后是利益,利益的背后是对人性的利用,共情、喜悦、空虚、色情、贪婪、恐惧、虚荣……所有人类情感中有的特质,几乎无一例外地被商业行为开发完毕,不同的是其所出现的方式,针对某一人性进行开发的产品,如同精神鸦片,让人欲罢不能,而对于这些的抗争,似乎是在对一个对你无比了解的对手进行抗争,它知道你的所有弱点,并进行精准打击,但这并不妨碍自己的选择,人的大脑不是他人的乐园,不是他人的跑马场,只要自己一声令下,所有不被允许的都要滚出去。

无论信息再多、再发达,传播的效率再高,一切都取决于信息接收者,人类的学习技能,并未在信息狂潮下得到进步,那些已经被证明和利用了多年的技能,依旧好使,模仿-理解-练习-应用-反馈-总结,总是屡试不爽的。

Think big, do small

近日独居,闲暇时光充裕,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情都需要亲自料理,这也让我对生活及其类似的事物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家中琐事,打扫卫生,换洗衣物和生活用品,做饭洗碗,开关煤电,清理垃圾,无一不是小事一桩,然而过往岁月中,往往把自己的生活过得一团糟,每每想到要把家中收拾得干净利落是一个很大的工程,往往就放弃了,或者捡一些确实看不过去的收拾收拾完事,最终不得不一再面对邋遢的环境。最近开始,每一件家庭的小事情,都会积极去做,坚持到现在,发现各种小事做起来其实并不会耗费太多时间,扔垃圾,收拾、下楼、套上垃圾袋,不过一分钟不到,每次做饭开关燃气总阀,也不过顺手而已,面对这样的事情,往往不屑去做,正是这种分分钟能搞定的小事情,让生活的质量有了很本质的变化。比如个人卫生的清理,半个月理发一次,半个小时足矣,两天剃须一次,不过5分钟不到,出门选择衣物的搭配,两三分钟搞定,就是这样的小事情,对个人形象的改变确是很有帮助的。

其实明晰了这个道理,对于解决问题而言,也掌握了正确的方向——分而治之。这一点,在数学的学习过程中,已经尤为突出,《精益创业》这本书则进行了更深刻的阐述,而这一切其实在说明的是同一个问题,除了实现方法相同之外,其实并无特别的道理。

人在做事情之时,往往被自己宏大的目标所影响,一是为宏伟的目标而感动以致情绪激昂,一是感到目标宏大、任务艰辛,由此所带来的恐惧,两者往往伴生,前者让开始成为可能,后者让坚持成为泡影,以致往往失败而终。我并不想诋毁梦想的伟大,然而在梦想成为现实之前,多半只是人们的一个说辞,或者是自我陶醉的法宝,或者是根本没有梦想偏要生生造出一个来,只是因为认为人需要有一个梦想,唯有少数人是真的有,并愿意为之付出。不论有没有梦想,我所欣赏的是以科学的方式务实,因为这种可靠的方法,会自然而然地达成最后的目标,或许梦想只是半路蹦出来的那个程咬金,最后被捧成了混世魔王。

分而治之,从最小的可行方案开始执行,即使是最小的可行方案,也包含了种种细节,对细节的执行落实,是在可行方案这个框架内进行执行,而这个框架本身是为了解决问题的,而非为了对细节的执行而设定,最可怕是执行的过程中忘记了最初的框架和目标,开始纠结于这种细节,于是,所有细节必须有其边界,达到某种效果便可以了,由此来保证细节不会侵蚀目的,而是真正为目的服务。可行性方案的实施并不会完美无缺,它只注重于解决最重要的问题,并在解决的过程中接收反馈并进行校正以使其更能为问题的解决服务。同时,为了保证后期的执行,应该先想好下一步,同时,这一步必须是对最小可行方案的延续和扩展,而非革命,以保证在本阶段完成之后可以顺利开展下一阶段的工作,并依照分而治之的方式继续执行。

初期的失败,往往伴随着的是想要高大全,或者期待一步到位的思维上的懒惰,以为think big就可以做到big,以为think big就必须要现在去做big,初期往往由于资源有限,必须要做的只是在可允许状况下能做到的最合理的可行方案。

想做一件伟大的事情,并不需要万事俱备,也不需要详尽的蓝图,它不同于盖房子,蓝图是最开始要思考好的,它需要的是一台可用的发动机和四个轮子造成的一代原型,让其先跑起来,后面发动机的改良和轮子的更换是一代原型带来的预期收入或者是现实收入,当这些具备了再考虑内饰也不迟。

健身的本质

一直想不到一个好的标题来表达我想要表达的意思,索性用健身来表达还比较贴切。

下午与女友谈及健身相关,还去了家附近的健身房考察,考察期间无外乎各种诱使人去办卡和请私教或参加培训班,商业已经渗透到如此程度,超出我的意料。如果是我来做,必要解决对方的问题才敢去收钱,否则有愧!

之前看过一些健身方面的书籍,大学期间,也在学校健身房厮混过一段时间,然而由于个人怠惰,体重飙升,已经到了自己都看不下去的地步了,细思极恐!健身的本质为何?保持健美的体型?拥有力量和柔韧?获得更好的运动能力?发现都不是想要的结果,要么只是副作用,要么片面。

健身的本质,我所认为应该是控制自己的身体,如同电影《超体》中所述,细分下去又分为三点:

  1. 力量

    力量的增强,可以让人更自如地控制自己的身体负荷,不至于因为难以承受的重负而导致损伤。
    
  2. 柔韧

    柔韧的增加,可以让人在超出日常的柔韧范围内做到不损伤。
    
  3. 动作

    动作的熟练程度,取决于训练的正确与否与次数多寡,其实是髓鞘质的增厚,保障信息信号的传导正确和迅速。
    

三点已经明晰,至于体型的优美匀称,心肺功能的增强,免疫力的提升,大脑的活跃与聪慧,不过是副作用而已,本不该作为重点。

既已明晰,则当行!

多一些思考

忙碌之中,若得闲暇,才是真的闲暇,若是空闲过剩,则便不再是闲暇的意味,只如此微妙转换。在做的过程中,若只是一味闷头去做而不积累沉淀,则只是一个技能用上10遍,如此不能精进!

无论何事,苦苦思一个结果,往往没有好的始终,思一条路,便迈开步子前行,在路上边行走边思考,不断精益,结局往往会更好一些。未行到一处,则见不到一处的风景,虽能从他人口中得知一二,然而并非真的明了,所谓知行合一,之前得知的一二算不得知。

每日需时常自省,凡所为,则必有所得,则必要精益!修行往往不在一刻的悟,而在精进中自然而然得!

从笛卡尔到解决问题

笛卡尔的方法论可以概括为四个步骤:

  1. 永远不接受任何我自己不清楚的真理,就是说要尽量避免鲁莽和偏见,只能是根据自己的判断非常清楚和确定,没有任何值得怀疑的地方的真理。

  2. 可以将要研究的复杂问题,尽量分解为多个比较简单的小问题,一个一个地分开解决。

  3. 将这些小问题从简单到复杂排列,先从容易解决的问题着手。

  4. 将所有问题解决后,再综合起来检验,看是否完全,是否将问题彻底解决了。

前日坐高铁,上车后发现旁边座位有本杂志,拿起来一看,原来是《商界》,读高中的时候几乎每期必买,做高铁也是百无聊赖,于是拿起来看,里面有一张讲的是恒大的案例。恒大夺冠,前段时间是沸沸扬扬,刚好杂志里里面说到恒大许家印的故事,读起来饶有趣味,也颇多启发。里面有一经典之处在于许家印在钢厂工作的时候确定的上班打瞌睡的标准为身体展开为150°,当时读起来便觉得十分震惊,再继续往下读,结果发现恒大从工作的方方面面进行的总结多达万余条,便更是震惊!

昨晚在多贝上学习,谈及笛卡尔的方法论,大体而言,只说到“分而制之”,以前也有所耳闻,但也只是有此概念,并未感觉有什么特别之处,但一经发散,再联想到恒大许家印的故事,便觉得自己暴殄天物了。

工作许久,发现工作中并无太多大道理,往往平凡无奇,或许听得多了,更觉得只是废话,毫无指导意义,更无半点建树。昨日,听一人侃侃而谈,虽只是旁听,但已觉得十分厌烦。绕着圈子讲许多大道理,动辄中国市场,全球经济,时代趋势,听着只觉得浮夸与可笑,未到高处,却去思量这许多,如同温饱不及之人论台海局势。若是温饱不济,则去思量温饱问题,抬头看路,脚踏实地才好。

之前对自己有言——求真、务实,现在想想,当时也只是概念,没有真的去执行,去达到某个具体的结果,求的什么真,务的什么实。道理多半是脆弱的,不去执行,没有结果,等同于不知。当真正去做了事情,把一件事从混沌的状态中条分缕析,即分解为小问题,然后一条一条解决,把过程标准化,在执行的过程中逐步优化,到了一种谁人都可以拿去执行的地步,才算是有了效果。由此引申出另外两个名词——精进、专注。当如此去做了,做到了,才觉得自己真的知道了何谓求真、务实、精进、专注。

把笛卡尔的方法贯彻在现实的问题中,当解决了问题,得到了想要的结果,才算是真知。工作中用此方法,觉得效率倍增,很多问题被分解之后,变得迎刃而解,再进行综合,果不其然,问题解决。

虽然依旧在探索阶段,但觉得十分明朗,觉得自己找到了钥匙的胚体,可以打磨成任意的钥匙,去开想要开的门。刚刚在亚马逊上下了单,笛卡尔的《谈谈方法》。再好好学习一下。

道理多半是并无新意的,执行了,做到了,道理也就成了事实。

花钱请教练

最近认识的一个朋友经常去游泳,而他之前是根本就不会游的,花钱请了教练,3天学会,现在可以游1000米。再想想自己的游泳经历,小时候在老家的水塘里被淹过几次之后学会,之后断断续续偶尔游游,游得不怎么样,1000米是肯定有问题的。再比如篮球这种事情,同样的资历、天赋,花钱请教练学上一个暑假,和天天去打野球,在暑假结束之后,差异必定出现,而从最开始的路径开始,两个人所走的道路就不同了,一个上了快车道,一个走在乡村的小路上。花钱请教练学,然后每天练习两个小时,另一个自学的,可能需要更久的时间才能达到前者的水平。

这就是关于金钱与时间的关系,花两千块买个教练的服务,其实是买到的标准动作、训练方法、训练思路和时间,是花钱让自己进入快车道的方式。那么这两千块是值得的,为今后节省了大量时间,不会因为错误动作导致受伤,可以更快地进步。

另外,环境的重要性也非常重要,人在多数时候还是去适应环境的,在一个环境中,就去做与这个环境相适应的事情,训练场所以及一群做同样事情的人的集聚都有这个功用。

这种情况,对于关于身体的技能类训练是最适用了。

一本书与一只梨

今天晚上,突然很想吃水果,于是拿了钱下楼买梨。买了8个,22.5元,平均一个约2.8元,想着自己在地铁上闲来无事,打开多看阅读,看《小米尖叫》,1.99元,一路上就看完了。看了评论,看到网上有,于是想着去找找,不过也就两块钱,就买了。吃着梨,想着这件事,觉得可以来算笔账了。两个梨,我可以在多看书城买上两本书了,而自己看中的一本书,开卷有益,而且省去了诸多麻烦,比如排版,比如找这些东西花费的时间,所以我想这还是划算的。我也真的被免费宠坏了,每次看到什么东西就想着去找免费的内容,其实几块钱,一包烟钱,坐一次出租车可以买好几本了,算来算去,还是挺划算的,与其花时间找免费的东西,不如花这些时间来学习,然后用这些学到的东西把花掉的钱赚回来。

时间很宝贵,现在是越来越不喜欢折腾东西了,买到的东西恨不得开机即用,即使不能,也最好能一次设置,终身使用,软件恨不得打开就能上手用,花钱买方便和节省时间,觉得还是蛮划算的。

宁肯花钱买个方便和省时间,也不愿意再浪费时间去折腾无谓的东西了,花钱买东西,学习它,然后用学到的东西和省下的时间赚更多。

规则与匹配环境

下午在读《十亿消费者》,里面有一章节提到了赖昌星,于是我想到一些问题,这个问题由一个观点引出,诚实和正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忠诚和关系。

由是,我想到的是所受教育与现实的鸿沟。

教育与现实脱节得好像两个社会,不过看看中国的大学现状,我已经不再这么认为了,那么只讨论高中及以前的教育。脱节是如何产生的,学校教育你要正直,结果现实社会中惩罚你的正直。虽然现在看来,学校的教育是谎话连篇,在这样的体制下,真相与体制是不兼容的。如同部分官员做的那样,台上将清廉,台下收点礼物,台上扫黄打非,台下便去寻觅温柔乡。正是这种人格分裂一样的情况,让我觉得教育与现实的脱节。

教育便如同表面功夫,走走过场,所被教授的诚实与正直并非错误,并非不适用,只是在现实的环境中有另一套游戏规则。这两套游戏规则也是不兼容的。如果所被教授的诚实与正直想要适用,则必须有匹配的环境,如同我不能把windowns下的exe格式的程序放在linux直接执行一样。

在现实中要学的是另一套规则。一个好不诚实也不正直的商人可以凭借贿赂获得一份订单,另一个人诚实正直却因为没有贿赂而无法接到订单,以为适用于社会的诚实正直,却因为不懂真正起作用的规则被惩罚是常见的事情。那么便有必要去学习另外一套适用的规则,这就是这个社会不要脸的地方!被教授文明礼貌,却要在原始丛林里厮杀搏斗,我不知文明礼貌的用途,只能去理解厮杀格斗的意义。

记住被教授的文明礼貌,让我们能在一个相匹配的环境中过的更好,同时要去学习厮杀格斗,以便在同样与之相匹配的环境中生存。

WTF!

由限制工具引发的关于阅读的思考

草稿箱里躺着一篇关于工具的文章,由于没有构思完成,躺了该有一个星期了。今天又突发奇想地想说说工具,但是不能根据草稿箱里的文章续篇,因为经过思考发现,这与工具的关系其实不大。

不过还是要先来说说工具,每天占用我时间最多的就是睡觉,然后是电脑与手机。睡觉不必说什么,睡眠质量很好,还能睡足8小时。倒是要说说电脑与手机。今天把手机关了几次,又开了几次,发现即使在关闭手机的时候,也并没有什么特别要紧的事情发生,而我不知道开着手机能干什么,让我看看知乎,刷刷微博,看看G+,其实仔细想想,这些并无什么要紧。关于电脑,最近在找工作,需要在网上投递简历,几乎到了全面撒网重点捕鱼的地步,想在其中寻得一个好机会,于是就一直开着电脑。但是发现真正用在找工作的时间并不是很多,提高效率,一个小时就搞定了。于是我又到了看知乎,刷微博,看G+的节奏。kindle就在手边放着,一个下午就翻看了半个多小时,还是因为为了给另一台安装了archlinux的电脑升级才有时间来看书的。其实,这和工具已经没什么想干了。我知道自己要用工具干什么,懂得熟练地使用它,问题在于,我还用这些工具干了许多我本来不该干的事情,那么这就是我个人的问题了。

现在已经有点不太好意思称自己为一个喜爱阅读的人了,虽然经常在知乎上耗很久,翻翻这里,看看那里,累计的时间下来也差不多看了几万甚至十几万字,但是,最大的问题来了,看了几乎就忘了,这种浅层次的很少要思考的阅读让我没法做到精深,它们更适合用来获取资讯。相较于此,我更喜欢深层次的阅读,喜欢抱着一本大部头的书慢慢啃,细嚼慢咽之后会感觉自己在这个方面的知识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或者更高的水平,看了许多资讯下来,还是感觉懵懵懂懂,找不到相互间的联系以及共性,无法做到去分析它们、总结它们。

其实这些说的一切,都只为引起接下来的一句话:一种因花了时间却没有做到自我价值提升而感到的焦虑。同样花5个小时在阅读上,一种是看看中关村的网站,看一些电脑组装配置的文章,另一种是看专业的关于计算机的书籍,5个小时下来,前一种可以让你懵懵懂懂知道怎么配性价比比较高,而后一种可以让我知道怎么配和为什么这么配。这就是差别,对这5个小时的利用率的差别。

为了不至于让自己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我常爱这么干,这种行为是一种很不成熟的表现),主要还是为了缓解甚至完全消除这种焦虑,我该思考些对策。因为工具并非主因,但却是个很强的诱导因素,所以将泛泛而谈。主要还是关于自我。

我已经可以肯定自己知道用工具去做什么,知道怎样去做了,并且明确地知晓要达到什么样的效果,那么工具之于我便只能发挥它作为工具的功能,帮助我挖掘、记录信息。此外的,更多关于娱乐,必须要被禁止,除非我是真的为了娱乐才使用。那么,电脑不用的时候可以关了,达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就可以关闭了。关于手机,我专门写过,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再继续说了。为了强调,重申一下重要信息,手机用于提醒、交流、随时记录、随时查找。

现在该说关于自我。我有一大堆想学的和要学的,还有一大堆我不知道自己想学的和要学的,时间紧迫,真没时间搁这儿瞎折腾。从我有限的经验来看,阅读书籍能帮助我理清很多思路,而且每次读书一段时间后,我的情绪都会保持非负的状态,同时自信也会提高,对于事情的理解程度也会加深,让我感到的是条理、理性、充实、自信和愉悦,而且求知欲与好奇心会加强,让我更乐于去学更多的东西,当那些不懂的事情被搞懂,当那些错位的东西被取代,我就能感到一种极度的愉悦,这是我的精神G点之所在!而在缺少阅读书籍的情况下,则刚好相反。关于资讯,它们只能像案例一样为理论提供佐证和批判材料,如果仅仅是阅读资讯,我会感到混乱、混乱、混乱,而我很讨厌这种感觉,它给人一种和阅读书籍一样的假象,它会让我以为自己懂得了很多,结果都只是泛泛而谈,没有重点,断断续续,不成系统和混乱,它就是这样让我产生一种错觉,然后我会觉得自己像是被欺骗了一样。资讯的作用只能是去更丰富一个系统,它们本身不能构成系统,它们可以是更多的叶子,更多的花,更多的养分,但绝不能自成系统。

写到这里,感觉自己也明朗了许多,好了,都想明白了,那就去做!

“创造需求”是个伪命题

平日里就喜欢琢磨点事情,最近在琢磨“需求”,在“创造需求”被说得烂透了的情况下,我本人是不能苟同“创造需求”这个说法的。人们熟知的需求层次便是“马斯洛需求层次”,首先假设马斯洛关于需求层次的分析时正确的,那么便不会再有超越这些需求层次之外的东西了。每一个层次里都涵盖了许多内容,如果认为发现了某个层次中涵盖的一些名词,就认为是“创造了需求”也是我不能苟同的,那仅仅是发现了那个层次中需求集合的一个元素而已。

说“创造需求”的人,往往并非“创造”了需求,而是发现了真正的需求,即某个层次的需求集合的那个元素,而非覆盖在元素上的东西。需求就在那里,不增不减,区别在于在不同时代中所代表的涵义。我将之分解为“本质需求”,“表现形式”和“实现方式”,比如肉体的快速位移,在原始社会,肉体的快速位移本质是为了生存,表现形式是获取更多的食物和逃避危险,实现方式就是跑得更快,如果有人发现了跑得更快的窍门,那么必定会大受欢迎。在当今社会,肉体的快速位移本质上仍然没有任何变化,只是表现形式不同了,表现形式改变为节省时间,提高效率,实现方式为高铁,飞机等等。

当说到需求,就是几个名词,然而需求本身是和实现方式是脱节的,它必须由表现形式来进行连接,比如虚荣,虚荣是需求本身,表现形式是得到他人的关注,在对比中提升自我优越感,那么实现方式不能根据需求本身来实现,如同以linux为内核的操作系统,所开发的程序不能与内核直接交互,必须借由shell。需求本身无法直接触摸,必须借由表现形式将之条分缕析,使之变成具体的东西,然后根据这些具体的东西来改进实现方式。需求是不能被创造的,能挖掘的仅仅是从需求中衍生出来的表现形式,然后根据这些具体的表现形式来创造产品以实现这些表现形式。

写作有助于思考,所写的这篇文章,在写的过程中已经发现其肤浅与空洞,尚需在实际的历练中发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