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3年09月

规则与匹配环境

下午在读《十亿消费者》,里面有一章节提到了赖昌星,于是我想到一些问题,这个问题由一个观点引出,诚实和正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忠诚和关系。

由是,我想到的是所受教育与现实的鸿沟。

教育与现实脱节得好像两个社会,不过看看中国的大学现状,我已经不再这么认为了,那么只讨论高中及以前的教育。脱节是如何产生的,学校教育你要正直,结果现实社会中惩罚你的正直。虽然现在看来,学校的教育是谎话连篇,在这样的体制下,真相与体制是不兼容的。如同部分官员做的那样,台上将清廉,台下收点礼物,台上扫黄打非,台下便去寻觅温柔乡。正是这种人格分裂一样的情况,让我觉得教育与现实的脱节。

教育便如同表面功夫,走走过场,所被教授的诚实与正直并非错误,并非不适用,只是在现实的环境中有另一套游戏规则。这两套游戏规则也是不兼容的。如果所被教授的诚实与正直想要适用,则必须有匹配的环境,如同我不能把windowns下的exe格式的程序放在linux直接执行一样。

在现实中要学的是另一套规则。一个好不诚实也不正直的商人可以凭借贿赂获得一份订单,另一个人诚实正直却因为没有贿赂而无法接到订单,以为适用于社会的诚实正直,却因为不懂真正起作用的规则被惩罚是常见的事情。那么便有必要去学习另外一套适用的规则,这就是这个社会不要脸的地方!被教授文明礼貌,却要在原始丛林里厮杀搏斗,我不知文明礼貌的用途,只能去理解厮杀格斗的意义。

记住被教授的文明礼貌,让我们能在一个相匹配的环境中过的更好,同时要去学习厮杀格斗,以便在同样与之相匹配的环境中生存。

WTF!

由限制工具引发的关于阅读的思考

草稿箱里躺着一篇关于工具的文章,由于没有构思完成,躺了该有一个星期了。今天又突发奇想地想说说工具,但是不能根据草稿箱里的文章续篇,因为经过思考发现,这与工具的关系其实不大。

不过还是要先来说说工具,每天占用我时间最多的就是睡觉,然后是电脑与手机。睡觉不必说什么,睡眠质量很好,还能睡足8小时。倒是要说说电脑与手机。今天把手机关了几次,又开了几次,发现即使在关闭手机的时候,也并没有什么特别要紧的事情发生,而我不知道开着手机能干什么,让我看看知乎,刷刷微博,看看G+,其实仔细想想,这些并无什么要紧。关于电脑,最近在找工作,需要在网上投递简历,几乎到了全面撒网重点捕鱼的地步,想在其中寻得一个好机会,于是就一直开着电脑。但是发现真正用在找工作的时间并不是很多,提高效率,一个小时就搞定了。于是我又到了看知乎,刷微博,看G+的节奏。kindle就在手边放着,一个下午就翻看了半个多小时,还是因为为了给另一台安装了archlinux的电脑升级才有时间来看书的。其实,这和工具已经没什么想干了。我知道自己要用工具干什么,懂得熟练地使用它,问题在于,我还用这些工具干了许多我本来不该干的事情,那么这就是我个人的问题了。

现在已经有点不太好意思称自己为一个喜爱阅读的人了,虽然经常在知乎上耗很久,翻翻这里,看看那里,累计的时间下来也差不多看了几万甚至十几万字,但是,最大的问题来了,看了几乎就忘了,这种浅层次的很少要思考的阅读让我没法做到精深,它们更适合用来获取资讯。相较于此,我更喜欢深层次的阅读,喜欢抱着一本大部头的书慢慢啃,细嚼慢咽之后会感觉自己在这个方面的知识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或者更高的水平,看了许多资讯下来,还是感觉懵懵懂懂,找不到相互间的联系以及共性,无法做到去分析它们、总结它们。

其实这些说的一切,都只为引起接下来的一句话:一种因花了时间却没有做到自我价值提升而感到的焦虑。同样花5个小时在阅读上,一种是看看中关村的网站,看一些电脑组装配置的文章,另一种是看专业的关于计算机的书籍,5个小时下来,前一种可以让你懵懵懂懂知道怎么配性价比比较高,而后一种可以让我知道怎么配和为什么这么配。这就是差别,对这5个小时的利用率的差别。

为了不至于让自己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我常爱这么干,这种行为是一种很不成熟的表现),主要还是为了缓解甚至完全消除这种焦虑,我该思考些对策。因为工具并非主因,但却是个很强的诱导因素,所以将泛泛而谈。主要还是关于自我。

我已经可以肯定自己知道用工具去做什么,知道怎样去做了,并且明确地知晓要达到什么样的效果,那么工具之于我便只能发挥它作为工具的功能,帮助我挖掘、记录信息。此外的,更多关于娱乐,必须要被禁止,除非我是真的为了娱乐才使用。那么,电脑不用的时候可以关了,达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就可以关闭了。关于手机,我专门写过,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再继续说了。为了强调,重申一下重要信息,手机用于提醒、交流、随时记录、随时查找。

现在该说关于自我。我有一大堆想学的和要学的,还有一大堆我不知道自己想学的和要学的,时间紧迫,真没时间搁这儿瞎折腾。从我有限的经验来看,阅读书籍能帮助我理清很多思路,而且每次读书一段时间后,我的情绪都会保持非负的状态,同时自信也会提高,对于事情的理解程度也会加深,让我感到的是条理、理性、充实、自信和愉悦,而且求知欲与好奇心会加强,让我更乐于去学更多的东西,当那些不懂的事情被搞懂,当那些错位的东西被取代,我就能感到一种极度的愉悦,这是我的精神G点之所在!而在缺少阅读书籍的情况下,则刚好相反。关于资讯,它们只能像案例一样为理论提供佐证和批判材料,如果仅仅是阅读资讯,我会感到混乱、混乱、混乱,而我很讨厌这种感觉,它给人一种和阅读书籍一样的假象,它会让我以为自己懂得了很多,结果都只是泛泛而谈,没有重点,断断续续,不成系统和混乱,它就是这样让我产生一种错觉,然后我会觉得自己像是被欺骗了一样。资讯的作用只能是去更丰富一个系统,它们本身不能构成系统,它们可以是更多的叶子,更多的花,更多的养分,但绝不能自成系统。

写到这里,感觉自己也明朗了许多,好了,都想明白了,那就去做!

“创造需求”是个伪命题

平日里就喜欢琢磨点事情,最近在琢磨“需求”,在“创造需求”被说得烂透了的情况下,我本人是不能苟同“创造需求”这个说法的。人们熟知的需求层次便是“马斯洛需求层次”,首先假设马斯洛关于需求层次的分析时正确的,那么便不会再有超越这些需求层次之外的东西了。每一个层次里都涵盖了许多内容,如果认为发现了某个层次中涵盖的一些名词,就认为是“创造了需求”也是我不能苟同的,那仅仅是发现了那个层次中需求集合的一个元素而已。

说“创造需求”的人,往往并非“创造”了需求,而是发现了真正的需求,即某个层次的需求集合的那个元素,而非覆盖在元素上的东西。需求就在那里,不增不减,区别在于在不同时代中所代表的涵义。我将之分解为“本质需求”,“表现形式”和“实现方式”,比如肉体的快速位移,在原始社会,肉体的快速位移本质是为了生存,表现形式是获取更多的食物和逃避危险,实现方式就是跑得更快,如果有人发现了跑得更快的窍门,那么必定会大受欢迎。在当今社会,肉体的快速位移本质上仍然没有任何变化,只是表现形式不同了,表现形式改变为节省时间,提高效率,实现方式为高铁,飞机等等。

当说到需求,就是几个名词,然而需求本身是和实现方式是脱节的,它必须由表现形式来进行连接,比如虚荣,虚荣是需求本身,表现形式是得到他人的关注,在对比中提升自我优越感,那么实现方式不能根据需求本身来实现,如同以linux为内核的操作系统,所开发的程序不能与内核直接交互,必须借由shell。需求本身无法直接触摸,必须借由表现形式将之条分缕析,使之变成具体的东西,然后根据这些具体的东西来改进实现方式。需求是不能被创造的,能挖掘的仅仅是从需求中衍生出来的表现形式,然后根据这些具体的表现形式来创造产品以实现这些表现形式。

写作有助于思考,所写的这篇文章,在写的过程中已经发现其肤浅与空洞,尚需在实际的历练中发现更多。